我没有两米高

阳光上梢头,低头的人感受到的是燥热,仰头的人感受到的是漫长。